不知道是不是覺得曾經太對不起被自己強姦的EXBLOG而想好好愛護這個FC所以狗血地死命更新還是今天突然想文藝文藝的原因。在畫分鏡的時候突然蹦出很多想法讓我有點難耐所以吐槽吐槽吐吐吐一吐為快,我發現我好像不如中學事情那麼口糊王道惡搞無端了,我好像慢慢變得理性起來,很討厭這樣的感覺。過分現實,自己曾經很多閃光點都快要被這狗血的大學生活磨沒了。很想囬復到以前那種純真爛漫的玩笑時代,那,是不可能的了。也許這就是成長的代價吧,感覺這個支付金額過分的多,有點招架不住,人傢我還沒有車沒有房怎麼就成這樣了。

我很不喜歡大一基礎部的課程。怎麼說呢。也許是因為一種本能的排斥。也許是因為自己不夠好。也許是因為大學所以可以對課程冠冕堂皇地無視。也許是因為一些挺傻B的思考。總覺得這個不太適閤自己。我是努力地去想上好課了。可是原來自己的興趣點不在這裏。看到很多為基礎部課程拼命的那些同學,我隻能說抱歉,伱們吸引不了我,我是傻B。求求伱們,不要上課的時候因為我在打電話而拋給我一個【請給我安靜點】的正義的眼神。我承受不起,我是傻,可是我在這個時代也有我自己的價值,我有我的方式。這個時代可以接受的方式。我也沒有越軌。

現在這個時代比較蒼惶。比較機械。這是一個需要思考每天的日子如何渡過的時期,一個對生命必須承擔責任的時期,一個對虛無飄渺的思想需要澄清的時期,一個對理想無法確立而崇高不知為何物的時期——也就是“玩世現實主義”的土壤與基礎。現在藝術界不是流行一種新繪畫形勢麼。70年代以后的一批藝術傢利用自己的直覺表达對“玩物現實主義”的致敬。他們太自由以至于我迷戀。當然,我對架上繪畫本身敏感度不高,可是我有了一個興趣點。“玩物現實主義”。正義的可以說是正直的人們總是很容易批判“玩世”和“潑皮”的精神狀態,說這樣的狀態的人缺乏人的崇高性。非常搞笑。甚麼是崇高與理想的基礎?誰是健康思想的仲裁人?“嬉皮笑臉”的形象不符嚴肅和健康的要求,那麼“嚴肅”和“健康”究竟是甚麼意思?在哲學上說,甚麼是今天的本質?用后現代理論的表述是:“今天我們究竟應該做甚麼?”

我不去上課,那些課對我來說沒甚麼用。我學不到東西。我們有一個班長,他把老師的話當作一種對自我肯定的聖旨。我很可憐他。他似乎怀才不遇過。所以,他開始矯情,但是,他的認真和把作業當作一種崇高事業完成的心態,得到了嘉獎。我敬佩他為人的態度,但是,我希望他能多一些覺悟。如果他看的東西多了。他就能知道,自己的才华會有更大範圍的施展。而不是學院。而不是老師。而不是那些自以為能裁定一切的官腔。我是肯定自我立場的。自然,其他人是不會肯定我的,他們隻會不理解。好吧。我不說別的。等吧。等作品。等我自己宅的精華。我今天不再妄自菲薄。不再說自己傻B。既然沒有人肯定我。我今天自己肯定自己。有一個詞語。叫偏執。有一個字叫宅。

我想說說我宅的原因。其實很簡單。熟悉的地方會覺得特別的輕鬆,有一種親切感。可以去調動它,調侃它,個人氣質也是在這樣的環境重培養出来的。我很享受這樣的感覺。如果我到一個陌生的場景,我就會非常排斥,怎麼說呢。隻能說創造力産生于偏執。對于OTAKU類型的人類,我覺得他們都是有自己視角的人,這樣的人,其實往往最敏銳。

那些泛泛而交的人往往是沒有底氣的人,他們缺乏自信,缺乏實力,需要的是別人的褒獎。

可是我又十分懊惱。我呢,想做一批東西。可是跟我志同道合的人真是少之又少。當然不能說沒有。有的,我都主動接觸了,我在這裏誠懇地對待他們並且盡量完善自己。

有時候換個視角,心裏麵真是舒坦很多。


說說最近

最近心態還是跟以前一樣——調侃一些人或者事,然後學一些東西。再者就是腦殘或者是狗血地毒舌大開。哈哈哈,比較喜歡駡人,最好是能直穿那個我討厭的人的心眼裏麵去,如果他能因此一蹶不振就太好玩了哈哈哈。當然這樣的幾率是非常少的。我平時是個不太跟身邊同學接觸的INDIE MAN。當然 這個不意味完全孤獨行走,我也不是獨行俠,就是有一兩個談的來的吧。能夠吐露心聲並且互相調侃互相自嘲然後再偸笑別人。挺有意思的。我承認,我天生人就不是雷鋒類型的。我覺得雷鋒挺傻的。不是麼?當然,我很尊重他的生活方式。也沒,就是想做一部動畫。其實就是逐幀的,很傳統的二維。有些自己的想法和理唸在裏麵,不過僅僅隻有一些。一點。微乎其微。因為畢竟是實驗嘛。現在前期還在整理之中。雖然枯燥而且原創很痛苦,但是感覺充實。有兩個合作伙伴。他們有共性。但也有自己的個性。我喜歡他們,有個頭文字安的傢伙,我想跟他一直合作下去。
也不知道自己這樣做對不對,反正就這樣了,沒甚麼大理想和大誌氣,也沒什么野心,我自己甚麼樣子我自己最明白。僅僅隻是因為自發的本能。一種條件反射吧。


旁邊散放着一些分鏡腳本和文字腳本,還有自己寫的一些東西。
碟啊書啊紙啊筆啊狗血青春消耗的電腦啊雜誌啊貓頭啊等等等。
我的書桌。這個是腦殘的工作狀態,平時沒有這麼狗血。
平時的狀態很整潔。啊甚麼?我沒有自圓其說我沒有我沒有啊。真的很整齊。

我大一。不錯。很容易激動。我承認。可是,這點是我自帶的一種本性,沒辦法,不想過早麻木。過早變得接受。青春他媽就是狗血。誰都知道,一灑,就沒了。如果跟着潛移默化的規則走。那不等于自殘麼。太可怕了。這個不是人道的做法啊。甚麼?自圓其說?為自己逃課辯解?對不起。我去北影聽課了。伱滾吧。

又狗血地翻自己的電腦...天啊。每次看見daishi最后一場演出的時候。
我就隻能感嘆,狗血的伱怎麼能那麼帥?
唸舊好像成為了我的習慣。現在的人都愛說自己老。
這不是因為時髦。這他媽就是那麼真實。
我曾在宿舍發感嘆。如果上天給我一萬年,我全部用來睡覺
然後被宿舍的鄙視好半天,我舉手投降。
好吧好吧。那麼我用五仟年時間睡覺總行了吧;。

天啊這個角度。多帥。有時候氣質這個東西就是与生俱来的
它不會因為伱的經歷多卑賤而發生變化。才华這個東西就不一樣了
它不會像銀行存款一樣具有升值的功能。所以如果能做到這個男人一樣又具有天生的
某種氣質。又具有穩定的才华。那是多麼不可思議呢?
好吧好吧。我承認。我誇大其詞。


暫時就吐這麼多殘雜物吧。過幾天繼續吐。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