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 02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中國沒事南北大迁徙是圖個啥啊 囧囧囧

買好wacom影拓3的扳子後發現白色真的不太適閤我
阿門。撲麵而來將會是我盼望很久的裸體課。
然後...又是寫生又是寫生又要下鄉又要下鄉
又讓我囬憶起遠古的故鄉還願事件!
狗血的下鄉寫生也不看看外麵的豬肉價格都漲成甚麼樣子了還那麼文藝幹嘛啊。

今天心情好了一把,把美院拍下來。
拍了很多很多拍到自己似乎要離開似的
雖然上京途中人多很痛苦很痛苦但總算有了劫后餘生的快感..
囧神啊伱不要太仁慈伱看看美院新整的美術館搖搖晃晃是不是有點廢了設計大師的建築稿紙心血啊阿門。好多好多銀子的設計稿費啊....
[PR]
于是我今年的某月将要告别羞涩的纯真时代豪迈地奔向有点扭捏的20。
其实就我个人而言,我绝对是想永远驻守19岁的。就算不是19那么181716151413都是可以的呀。咳,可惜装B的纯真年代马上就要绕着上帝的衣角嘴角自然上翘窃笑地跟我SAYGOODBYE了。残酷啊。

真的很拒绝这一点。现在我们看《与青春有关的日子》在他们经历的“中国往事”中目瞪口呆并为之着迷,看着那些流淌在《乡村骑士》的70年代的“军绿一代”不免发笑。然后在那个纯真年代再感叹现下我世界物欲横流的苍白。然而,过不了多久,新千年的青春就要开始对着我的青春发笑,对着我的青春目瞪口呆,对着我的青春百思不得其解了。现在那个时代的人们是中国社会的中坚力量,他们在刚上的成功的里程就面临下岗,他们没有享受物质却是最热衷毛时代,他们在自己时代用自己的青春走的意气风发,而今天,却摇摇欲坠有了像陈丹青那样的时代边缘人。现下,我19岁,然后没有规则地挥霍,然而真的过不了多久,我就要在新千年的青春面前,哭得像个王八蛋。所也,我很拒绝。翻看红卫兵照片,那是他们的童年,一个解放的童年。然后是苍蝇大墨镜,硕大的喇叭裤,那是他们的青春,纯真的青春。一半是纯真,一半是拧巴。说是“HIGH到最高潮的时候,警察突然来了。”不爽。而我的青春,为了爽。没有纯真。“中国现在,就找不到一个纯真的人了吗?”这不是我说的,这是一个导演说的。为了他妈的让我的十几岁时光爽起来,我要纯真干嘛啊,那种对着突然开放的野菊花会心一笑的纯真现在早就没了。要纯真,除非你是无屌男。

a0054623_3314246.jpg

BY.有才人士CMJ

从11岁到19岁,我好像真的没有好好纯真一把。在火车上颠簸够烦的了,人多啊,雪灾又不停地闹堵,在车上呆个三四天已经是家常便饭,谁他妈还要纯真啊?想想好象确实如此,可是,我真不想知道太多,早熟太快。我真不想一下就成熟。如果说王朔要去部队大院是纯真的话,那我宁愿对着镜子说佛洛伊德是个骚货。扭捏的纯真要不得。因为现下的青春太残酷,太稍纵既逝,我来不及纯真。咳,以上都是为思想不太纯良的我找个借口罢了,就跟自慰后说这是生理必须没有办法是一个道理。如果够爽自己的青春,有必要牢骚嘛。只是突然过去,不太适应啊。

有一大堆想做的等着自己慢慢摸索,可却偏偏要为自己归家后的懒惰成灾找一个推脱的理由“不老阶段性停电嘛,我又不是原始动物。”然后继续蒙头睡觉或者仍然狗血地去了解漫画剧情。今天突然发现快要过年然后马上就要步入20大关,不免有些难过。

革命烈士般豪迈羞涩的青春已经像“盼盼”一样越来越少,纯真对于有点残酷的暴力青春来说真是LV般的奢侈品。我可以说保罗奥斯特对着自己喋喋不休是纯真可是别人说那只是一种天马行空,我可以说特里吉列姆《梦游天地》的小女孩幻想自己空间并爱上一个切除脑瘤的傻子是纯真可是别人说那只是一种病态。就是这样啊。所以纯真能创造价值吗?19岁啊19岁,我没有谈过恋爱,我纯真么?我拒绝长大,我纯真么?

人说15-19岁是一个轻易伤害别人也轻易被别人伤害的时代,我觉得这是一个浪费的时代。没有产权,只有使用权。什么是浪费青春的正确方式?答案是:除了死以外的一切方式。可是过了这个槛,就不能这么嚣张了。好烦恼好烦恼好烦恼好烦恼好烦恼好烦恼好烦恼,诶!这又是青春一个表现。每天就是不停地为着琐碎的事情烦恼。生猛,莽撞,纯情,乱爱,互伤,这些事情。均是萨冈笔下赛茜尔的忧愁再生。所以为什么岩井俊二那么受欢迎,所以为什么好多青年作家那么受欢迎。当然,岩井俊二的电影无论从镜头还是画面还是艺术上都挺牛B的。至于那些青年作家,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呀。我只知道我现在就是不想到20。

凯德鲁克狂飙在路上,能一口气在打字机上写下580行的小说;麦田守望者叹着气,除了小妹妹,对承认社会和同龄人一概不顺;伍德斯托克发泄了一代年轻人的性爱与郁闷;而那些生于青春,死于暴力一身青色图腾的家伙们,更是典型。就连普鲁斯特这样终生在疾病度过青春的病态小孩,也想似水年华一把。所以,我为什么不能宣泄我对19岁以前的那些消耗的疑惑?20,不能不接受的,只是现在,不太喜欢。

19年到底把我缔造成了怎样一个人我不知道,反正,我不是一个好人。我自私的很,利益的很,没有恻隐之心的很。我很了解我是一个典型的凡人。胸嘛,没啥大志却又满喜欢指点一下江山。心嘛,没几两文字却又喜欢牢骚一下想法。人嘛,没啥思想却又满看不惯别人的某些做法。但,这就是一个典型凡人的特征。19年没有把我缔造成一个伟人,却又多了一个平凡到不行的人。又多了一张吃饭的嘴。

青春真是残酷地不行。虽说没有俄狄普斯那样凄惨的宿命,却也比马尔克斯更为孤独。

19岁,苍白地说一声“过年好吧。”

对了。这个BLOG我一直忽略了一些东西。
我从来没有把自己的画啊之类的放上来住住。
下次陆续放点东西上来吧。
否则也太对不起老伙计了。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