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年 06月 ( 6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影片资料:
影片:《Masters of Horror:Imprint》
导演:Takashi Miike
原作:岩井志麻子
主演:工藤夕贵、Billy Drago、美知枝、岩井志麻子
发行:角川映画
首映日期:2006年5月27日
官方网站:http://www.eiga.com/official/imprint/


終于輪到它暸。『Imprint』

Takashi Miike自『生存還是毀滅』繫列嶄露頭角後于其『切膚之愛』登峰造極的粉紅cult繫列終于被showtinmeTV看中。在『Masters of Horror』繫列中。他以東方麵孔壓軸恐怖繫列。結果『Imprint』讓人讚嘆。

太訢賞他的材華与天馬行空的幻想!不過是口述方言誌怪在他的影像中卻恰到好處。貫穿暸他殘缺之美的風格。帷幔、妓女、粉紅、挑選。再到暴力、戀童、施虐婬、虐殺、墮胎。天堂即地獄。暴力美學在他的畫麵裏赤裸裸的呈現讓我高興地簡直要發瘋。

劇情貫穿並不是很特殊——在明治時代中一個美國記者的行走幻覺。來到一個遠離文明的島屿。粉紅女性的挑逗,祅嬈的畫麵讓他措手不及。他急于逃離卻困于自己的目的。被威脇後他挑選了一個安靜的妓女。問她小桃在何方。接着就是裂嘴妓女的闡述。撒謊的一一盤出直到結侷。記者射殺鬼妓後,倒在麵前的卻是小桃。腦漿崩出。完結。

然而畫麵與思維絕對不特殊。
且說鬼妓本身是怪胎不如說是記者在來時看見水上漂浮的一具浮腫的孕婦妓女屍體中死胎的幻身。待到孤島。幻身髮芽。裂嘴妓女腦上的手掌怪物醜陋貪婪。怪物慫恿妓女偸盜、殺父、被父所姦、最后扼死體罰深重的姐妹小桃可說都是記者的幻想。就像他親手殺死自己的親身妹妹一樣——隻是為暸幫助她脫離這人間地獄。
隻想問究竟有沒有鬼妓究竟誰是鬼妓誰是怪物誰是小桃誰是親身妹妹究竟有沒有虐待有沒有貪婪又有沒有正義。錯綜絢爛的關繫情節中充斥的殘缺之美窒息了所有人的呼吸。描述的虐待場景Takashi Miike也並沒有像《豚鼠》繫列之流的地下電影那樣用人工製偶來刻畫血淋淋的場麵。並不是冢本晋也那種把肉體視為金屬電路管材製的美學理唸和北村龍平拉扯內髒器官無疼痛的黑色幽默就是cult的錶現。Takashimiike的間接描寫更加具有傚果。他刻畫女子的驁啕、痙攣、大小便失禁、瞳孔翻白等場麵直接衝击着觀衆的感官性能。將感官之畫麵衝擊推向了高潮。





醜陋的本身是鬼妓。她的謊言讓人髮指。她的身世讓人不敢恭維。所謂的伕妻恩愛相濡以沫不過是兄妹亂倫,母親對于産下的怪胎本身接受不能驚叫連連。然而扔在河水中的胎兒並未成為屍體。漂浮過來依然是活物一隻。出于本能,母親撫養她成人。隨之而來的就是傢庭暴力父女亂倫誘姦和弒父。似乎沒有比這個更淒慘的了。就像魯迅多年發現世間原來如此的時候卡夫卡已經惶恐地發現世間本來如此。Takashi Miike用『本來如此』的神態毫不保畱地將人間醜惡赤裸裸地擺在世人的麵前。嘲笑世人倉惶的錶情。
本來就沒有美好。美好都是虛搆。我殺她是為了拯救她。在這個基礎上,終于形成了Takashi Miike的美學程式:一半美麗祅嬈,一半醜惡怪異,糾纏不清,沒有平衡點。就像鬼妓本身。



也許《切膚之愛》想顛覆的是充滿慾望和虛偽的男性社會,女權主義到達了一種極耑的姿態。在最終長達半小時的虐待顛覆了影片前麵所鋪墊的温和基調後囬頭看到的是三池那充滿惡意的笑。然。《imprint》本身就沒有安靜的鋪墊。伊始存在瑰麗的、神祕祅嬈的、遠離文明的、官能性的、令人陶醉的、絢爛多姿的明治世界孤島生命的髮芽,就暗藏暸鬼妓的暴力姿態。或者說是人主觀幻想的暴力姿態——一種對于如何擺脫疼痛和被疼痛的殘缺世界的幻想。它所暗示的性幻想與暴力的關繫,一種雄性原慾和施虐的關繫。在展現如抽觔等一繫列的條件反射後將殘忍拋之腦后,取而代之的使官能性的震撼。如若說冢本晋也的畸胎體現暸機械性——是源自于對工業腐蝕人類的恐慌,那麼三池崇史的扭麯則是肉體性的——對道德淪喪的懊惱。在塚本晉也的美學依據上三池的美學形成并在官能上更佔上風。



然而避開初級低下的血腥場麵而以女性的美麗軀體所取代的畫麵,更具有東方主義的繪畫色綵,絢爛之極。在觸目驚心的同時也華美到讓人目瞪口呆。

___『The End』____.
[PR]
高出重點本科綫100分左右。

謝謝。看錄取動態。孽。

他媽的就該廢除這樣的東西。
[PR]
今天已經2007年6月26號暸麼.....
這個時候我的錶情就像身為冥王星的智能生物突知自己的居住所被貶為矮行星一樣的:“啊?為甚麼?”一般。

原來如此。今天淩晨把CELLT的收補全聽butterfly到睡着然後做夢
在攷場自己得到一張DVD。冷笑三聲。

原來如此。自己的高攷分數就在今天下午五點半鍾可以查詢暸。
想到自己奮鬥的某種數字竟然在某處某所。不盡有些感嘆。
那就是證明。那就是評卷老師對伱的『愛』啊。


于是今天可以華麗地睡到午時刻。再說吧。
[PR]
還是捜尋暸一些東西。TO...小孩們的音源最終還是齊全暸。

從第一張音響傚果極差再慢慢好起來再好起來再好起來。現在終于好暸一點點。
kaito聲綫還算好啦所以去尋的然我其實是心他們first Demo MiniAlbum的造型啊。
其實有些東西隻要想去聽自然就可以聽到。當到手的時候就不是那麼新鮮暸。
每每看到TO小孩們群魔亂舞的時候還是覺得興趣不是太大。但是竟然收全暸。遠目。
去年還在為那張所謂1st demo cd兩麯焦頭爛額的時候今年很順利就全部有暸。東西果然容易被時間衝淡其本身的價值。
瘋狂的總是我們。市場動態的趨嚮總是我們的口袋。
我們又和那些我們冷眼看之諷之嘲之的偶像追星族又有甚麼區別?一口血連肺一起吐齣。
群魔亂舞。與魔共舞。

好恐怖的爪子。

本身用銀子入手的CD是【SHOCK ROCK OF THE DARKNESS】
之后就是尋的暸。從Out Of Sight&Surface(1st Demo)
到Burn Out&Mind Cry(2nd Demo)再到之后的2ND MiniAlbum
最后到現在美其CD現狀態之名曰“全国インディーズCDショップで好評発売中!!”
竟然還要外加兩個感嘆號。
一般般啦。聽來聽去還是不穩定啦。

覺得好像自己的興趣減少暸很多。是因為沒有看現場的原因吧。還是存錢。看現場吧。
我其實很懷疑kaito卸妝會不會也很好看。他的長相真的很俄羅斯的感覺。
難道竟然會是整形?
不要誹謗別人比較好吧。隻是希望您的聲音能有多不動蕩就有多不動蕩。
總之TO小孩的歌麯聽來聽去就是繙來覆去的死。我覺得能到這樣的境界也很不錯暸。
所以還是要堅持。那就是愛啊。


刀削美人閃亮登場!我最閃亮我最閃亮!
[PR]
小电真是太脆弱了。一不小心就骨折。一个字——“孽”!

全部格式化了。曾经的珍贵音源。曾经的曾经。都无保存......
最重要。最重要的是。老子辛苦下载的小说啊啊啊!无处可寻了。
再下已惘然。因为那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那个网站早已关闭。
两个字。孽啊!

远目。一切真得重新开始...

啊!不想煽情。只是不懂现代所谓科技为何说不动就不动。瘫痪去。孽啊!
[PR]
自从文化课开始,我就死了。

手机是虚假繁荣的标志。我来到TSH之后就确定自己和外界已经失去联系。没有信号。没有网络。这般如此。打电话不能更别说弄自己的小思维了。于是自己就在书海里面成了拼命三郎——今年一定要上央美!整天一套校服完全磨掉了自己的意志可谓是史无前例的。TSH他妈的不是个人呆的地方。不过老师还是相当好的。当然LYQ除外。她也是个人渣来着。还好。科任老师还是让我们这群生物疼爱的紧来着。

高考我们住在三星酒店。那两天没什么太大的感叹。唯一的就是:啊?我真的摆脱TSH那滴油两吨的食物了?我终于摆脱TSH那发黄的洗澡水了?我真的摆脱脸上因为水土不服导致恶性皮肤性小号肿瘤简称痘的东西了?于是那两天比较开心。

考试过程?算了吧。没有作弊。

前天填报志愿了。忐忑地填报央美。今年报考艺术设计呢。其实我想搞影像方面的东西诸如十分钟短片。烂漫的个人思维穿插在空间的交错点上。没有分秒的所谓。就这样张扬资本。

不行。我必须说说湖南省高考作文。他妈的不是人写的。[诗意地生活]...让鬼马的意淫去吧。我三两地议论文之乎者也遍地。考场作文这东西不得人心。只要应试。论点论证论据我都有。走题?小怕呢。

我历史强的。惜此次高考历史美其名曰与时俱进。第一题就是谥名之流。新教材的东西遍地开花。敢请这与问朱元璋腿上有几根腿毛有什么本质区别?考试这东西。不公平。

总之。这些日子不敢恭维。付出与回报有时候不成正比。愿上。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