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問我是誰:

我的答案和波德裏亞一樣——
我不知道我是誰,我是自己的擬仿物。
細膩又很懂詭辯,嚴肅又極具獸性。

______________




我想念中學時期讀奧斯特文字的觸動:
現在它已經渙散到宇宙的另一個角落。

如今,誰在我面前都顯得那麼的蒼白。

我想緊緊抓住幼時稍縱即逝的敏感,
卻因更多信息的填鴨膨脹了我的思緒。
大家都變得死氣沉沉,因為一切都不再
那麼新鮮。就像初戀只有一次。再碰觸
就變得不那麼悸動了。

我很擔心。

[by.羊小姐]
[PR]